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调酒?
    时间过去了很快。

     在差不多一个星期之后,吴梦欣就已经出院了,不过何浩南因为伤的比较严重所以还在医院里面待着。

     这段期间,吴梦欣和韩雪儿经常会来看他。

     让人意外的是,没有想到叶舒婷这个小妮子也会过来,而且对他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变。

     不过,何浩南还是感觉出了不自在。

     在住院的这段期间,他也给云姐打过了电话,云姐那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他好好养伤,养好之后回去上班就好了。

     “您真的要出院嘛。可是先生您的伤。”小护士担心的看着何浩南。

     何浩南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道:“你看我现在这不是好好的嘛,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可是……”小护士还是有点担心。

     何浩南转过身忽然紧靠在小护士,嘴角在小护士的耳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我有没有完全的好,你要不要试一下啊。”

     “不……不用了。我去给你办出院手续。”小护士红着脸一下子推开了何浩南,快步的跑了出去。

     何浩南笑着摇摇头,虽然这段时间在医院里面住的挺舒服的,每天有事没事调戏调戏这些白衣天使。

     可是,他的性格让他一直在这里待着,他是很不习惯的。

     何浩南提着一个小包,朝着外面走去了。

     “何先生。这是你的出院证明,要是您在外面有什么身体不适,一定要及时回来检查啊。”小护士走到何浩南的身边,把一份出院证明放在了他的手里面。

     “谢谢了。”何浩南嘴角轻轻的上扬:“谢谢小妹妹这段时间的照顾,要是有时间的话,我们不妨私底下好好照顾照顾。”

     “不……不行。你身体才刚刚好。”小护士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哈哈,那也就是说我身体完全好了就没事喽。”

     “不……不是的。我……我。”小护士低着头手指缠绕着,而这个时候她抬起头发现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

     “还是外面的空气好啊。看来在医院里面憋太久了,把人家小护士都调戏成那样了。”何浩南悠闲的朝着外面走去。

     在路边上了一辆出租车。

     “好久没有回来了。这个月一大半的工资都没有了,真是心酸啊。”车子停了下来,下车之后他抬起头看着眼前的招牌。

     “小春,柱子,我回来了。”何浩南走进餐厅大门的时候,他出奇的发现餐厅里面竟然十分的安静,别说吃饭的人,就连一个服务员都没有。

     而这个时候,他注意到了二楼的那个门竟然是打开着的。

     何浩南好奇的走了上去。

     没有昏暗的光芒,没有平时的音乐。

     有的只是一个诡异的安静。

     何浩南从二楼的小屋子里面走到了酒吧。

     就看到一群人都在里面,餐厅的服务员也在,而云姐此时正坐在吧台前面。

     不过在云姐的前面有另外一个带着帽子墨镜的女人,身后还有一帮的人,看样子这里的气氛不对啊。

     “你们怎么回事啊。下面都没有看店了。”何浩南大大咧咧的走了过来。

     “南哥,你怎么回来了。”

     “阿南,你不是住院了嘛。”

     本来安静的一帮人,一下子就把目光放在了何浩南的身上,而小春他们则是惊喜的跑了过来。

     “我现在没事了,今天正好出院了。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下面都没有看店啊。”何浩南疑惑的说着,而他的眼神则是在云姐对面的那个女人身上扫视着,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浩南。你出院了,我这里还有一些事情,你先在旁边等一下。”云姐看了过来,说完之后她转过头继续看着对面的女人。

     而在云姐喊浩南的时候,那个女人好像也看过来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移开了目光。

     何浩南跟着小春他们走到了人群里面。

     “这是怎么回事啊。”何浩南小声的说道。

     “我们也不知道。今天早上忽然这个女人就跑到了我们店里面来了,她好像跟我们老板娘认识,之后她们谈了几句之后便到楼上酒吧来了。云姐让我们把楼下门关了,暂时先不做生意。所以我们就都跑上来围观了。”小春小声的说道。

     “可是楼下的门没有关啊,我刚才来的还感到奇怪呢。”

     “柱子,不是让你关门的嘛。”小春对着柱子推了旁边的柱子一下。

     “刚才一时着急不是就给忘记了嘛。”

     “你还不快点去。”

     “嗯嗯。”柱子说着就离开了。

     “那么你听到他们具体聊的是什么了嘛。”何浩南看着那两个依然还是不说话的女人。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好像那个女人想要收购我们这里的酒吧和餐厅。”

     “我说。你都已经坐了那么久了,我刚才说的话你是不是应该给我答复了。”那个女人开口了,声音十分的轻柔,但是其中带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我之前就说过了。我们这里是不会卖的。”云姐沉声说道。

     女人笑着摇摇头说道:“乔晓云,你为什么还是要在这里执着呢。说起来你这两家店开在这里,貌似也挣不了几个钱,我可以给你更多,三倍,五倍。价格随便你开……只要你离开这里。”

     “哼。陈静云,为什么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你还是不愿意放过我,我只是想要在这里安安静静的生活。”云姐轻叹一声。

     “不是我不放过你,是你自己非要赖在这里。你应该知道这里本来就不是你的。”陈静云冷声说道。

     乔晓云深呼吸了一下说道;“反正总而言之,我是不可能把这里卖给你的。请你走吧。我们这里还需要做生意。”

     陈静云没有动,她沉咛了一下说道;“我知道我是无法说服你的。我一般也不喜欢用什么不好的手段,但是这里是我必须要得到的地方。要是你不愿意卖给我,那么我可以每天都派人过来,放心我们很文明的,我们不会闹事,我可以让每个人都占着你的桌子,每人都点一盆菜。我想这样下去一个月的时间,不知道你还能不能支撑的起这里啊。你应该清楚,我是做的到的。”

     “你非要把我们闭上绝路嘛。”云姐皱着眉头说道。

     “不过,我也不希望我们闹成这样。我还可以给你另外一条路,我们可以玩一个游戏。三局两胜。要是我赢了。我用高于你这里两倍的钱买下你这里。要是你输了,我保证再也不来干涉你。”陈静云的手指拍打着吧台。

     云姐皱着没有思考了一会儿;“你要比什么。“

     “你这里是酒吧。我们就比调酒怎么样。人选随便。三局两胜。”陈静云轻笑着说道。

     “好。”云姐点点头:“阿海。”

     “云姐。”阿海走了出来。

     “交给你了。”

     “云姐放心。我阿海一定可以保住我们这里的。”阿海说着已经走到了吧台里面。

     而另外一边,一个男人已经走了出来。

     “陈小姐。”

     “赢了。你可以得到你的报酬。”陈静云低声说道。

     “是。”那个男人拿着自己的一个箱子也走到了吧台前面,打开箱子。里面摆放的是一套的调酒用的工具。

     “三杯酒。定胜负。第一杯,你们可以开始了。”

     阿海快速的从柜台上面取下了几瓶酒,开始不断的调制起来。

     而另外一边的那个男人则是不慌不忙,拿起那些酒,都是先闻一闻,尝一尝。之后再是慢慢的开始。

     “虽然我们没有上来过,但是海哥的名声我们还是听说过的。我们应该可以赢吧。”小春紧张的说道。

     “这还用说,我们海哥调的酒,在这一片的酒吧里面都是最好的。”旁边的一个酒吧服务生骄傲的说道。

     “不。海哥,这次要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