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调出让你满意的酒!
    “阿南,你在说什么。我们海哥调的酒,你是没有喝过,那是……”那个服务生不解的看着何浩南。

     “我不是在乱说,海哥会输。”何浩南的表情很淡定,眼神一直落在那边的调酒台上面。

     “阿南。你这是站在那一边啊。”服务生皱着眉头看着何浩南。

     “我只是在说实话。”

     这个时候小春立刻站了出来;“好了,好了。大家都不要说了,好好的看着吧。”

     “哼。”服务生撇撇嘴继续看着那边。

     小春松了一口气,她在何浩南的耳边轻声的说道:“海哥真的会输吗?以前的时候,云姐可是时常会带着海哥调的酒下来给我们喝的。虽然我们楼上楼下不常接触,但是海哥的人还是很好的。”

     “我谈的不是其他的。海哥调的酒是很好,或许在他全盛状态的时候没问题,但是现在的他,不是那个男人的对手。”何浩南摇摇头说道。

     小春没有再说话。

     这个时候那边的调酒已经结束了。

     海哥面前摆的是一个蓝色的鸡尾酒,其中还有很多的其他东西,至少看上去十分的美丽。

     不过,此刻旁边的那个男人也已经调好。

     当他把调酒杯里面的酒轻柔的倒在高脚杯里面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因为酒杯里面有着集中就三种颜色,十分的美。

     “好了,看来我们两边都已经调好了。不过,我们虽然都会喝酒但是也算是局外人。调酒师会调酒自然也会品酒。所以我们倒不如让他们喝对方的酒,让他们自己来决定胜负吧。”陈静云轻笑着说道。

     “没问题。”云姐淡淡的说道。

     “请。”那个男人把自己面前的高脚杯放到了阿海的面前,并拿过了阿海调出的酒,开始细细的品尝。

     阿海看着面前的酒,他明显犹豫了,之后他慢慢的拿起了杯子,开始品酒。

     几乎是十秒的时间。

     阿海就把自己面前的酒杯放下了,酒杯里面的酒还剩至少一半多。

     “我输了。”

     旁边的那个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阿海的表情里面带着略微的不屑。

     “没事。阿海,之后还有两杯酒呢。”旁边的云姐安慰的说道。

     “这位小姐。我看你还是换一个调酒师吧。他真的不行,刚才我调的酒只是我调的最简单的酒而已。”那个调酒师笑着说道。

     “你……”几个服务生握紧拳头。

     云姐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阿海。

     阿海握紧自己的拳头,他咬着牙说道:“对不起,云姐。我……不是他的对手。”眼神里面不甘,虽然他很想要调下面的酒,但是他也很清楚,自己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可是我们酒吧里面只有你一个调酒师啊。”云姐皱着眉头说道。

     “云姐,让我来试试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起了。

     一个脸上带着笑容的男人走了出来。

     “南哥!”

     “浩南!”

     一众人惊奇的看着何浩南。

     何浩南走到了调酒台前,笑着看着云姐。

     旁边的阿海犹豫的说道:“阿南你会调酒?”

     “会一点。不过我调的不多,上一次调酒还是在半年之前吧。”何浩南笑着说道。

     “半年……阿南这可不是小事啊。你赶紧下去,实在不行,我再试试。”阿海低声的说道。

     “海哥。你真的不是他的对手。”何浩南直接看着阿海说道:“我知道这话很伤人,但是你手上的伤,你应该清楚,而且我想你擅长的也有右手。一个调酒师他的手就相当于他的武器一样,你的武器已经坏了,怎么可能还是他的对手。但是,我相信全盛时期的海哥一定没有问题的。”

     “你怎么知道……”阿海握着自己的右手,诧异的看着何浩南。

     “浩南。这第二场由你来。”乔晓云轻声的说道。

     “没问题。”何浩南转过身看向那个调酒师;“来吧。”

     调酒师轻蔑的看了一下何浩南,他没有说话,转过身已经开始调酒了。

     何浩南则是开始在酒柜上面搜索自己的酒。

     之后,他用自己的左手拿了一下调酒杯,他眉头一皱,他的左手看来是还没有好啊。

     他和别人不一样,他用手是很随意的。

     他又换了一只手,右手拿起了调酒杯,还是把各种的酒倒在了调酒杯里面。

     ……

     “我回来了。怎么样啊,海哥赢了没有。咦,现在怎么是阿南在上面啊。”柱子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小声一点。”小春眼睛紧紧的看着何浩南的手:“刚才第一局海哥输了。第二句南哥上了。”

     “南哥会调酒?”柱子惊讶的说道。

     “谁知道啊。这局我们要是输了,我们的店可就要被卖出去了。”小春焦急的跺了跺脚。

     碰

     酒杯放在了桌子上面。

     何浩南的杯子里面很平常,只有一种红色,就好像一个很普通的红酒一样,甚至连香味都没有。

     而那个调酒师的酒杯里面,则是十分的美丽,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呵。你该不会直接就把红酒倒进去了吧。”调酒师冷笑着说道。

     “你喝过不就知道了嘛。”何浩南直接就把手插在了自己的兜里面。

     调酒师看着何浩南的样子,他皱起了眉头;“你不喝我的酒?”

     “我这个人不喜欢喝不好喝的酒。”何浩南淡淡的说道。

     “你……”调酒师瞪着何浩南,之后他拿起了何浩南调的酒;“好,我倒要看你可以调出什么酒来。”

     一口。

     调酒师一口喝了差不多一半。

     他本来准备放下手中的酒杯好好的嘲讽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但是他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他迟疑了一下,他的眼神里面充满了不敢相信,他又再一次的拿起杯子,直接把里面的酒都喝完了。

     滴答

     滴答

     酒吧此时十分的安静,静的可以听到墙上为了装饰的古典的钟表发出的声音。

     “怎么样。还需要我喝你的酒嘛。”何浩南淡淡的说道。

     调酒师的脸色十分的差,他低着头说道;“我输了。”

     云姐脸色一喜。

     而对面的陈静云脸上的表情很平静。

     “这……这只是你的侥幸,我……我们还有第三杯酒。第三杯酒我一定赢你。”调酒师气愤的就准备拿起调酒杯。

     “下去。”

     调酒师的身子僵了一下,他看了一下陈静文;“小姐,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可以的。”

     “我让你下去。我的话不想要说第二遍。”陈静文慢慢的站起身来。

     调酒师低下了脑袋,默默的走开了。

     “这第三杯,我跟你比。”陈静云看着何浩南。

     “不行。”

     “不行。”

     一下子瞬间喊出了两声不行。

     “小姐,您要考虑您的身体啊。”一个中年人担忧的看着陈静云。

     “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陈静云手伸向了调酒杯。

     “我说了不行。”乔晓云一下子抢过了调酒杯,瞪着眼睛看着陈静云。

     陈静云轻笑着说道;“怎么。你是想要返回嘛。”

     “陈静云。这只是一场比赛,你有必要这样嘛。”乔晓云皱着眉头说道。

     “有必要。”陈静云低声说道。

     “好了。你们不要说了。”何浩南摊摊手看着陈静云说道:“小姐,看上去你的身体不太好啊。”

     “我身体好不好关你什么事。”陈静云撇撇嘴。

     “小姐你说话真冲。不过,我们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何浩南伸出手搓搓自己的下巴。

     “乔晓云,你的员工原来就是这样和别人搭讪的对吧。”陈静云嘲讽的说道。

     “阿南,你下来。她不能调酒。”乔晓云低声的说道。

     “好了。我明白。”何浩南深呼吸了一下,他看着陈静云。

     “要不我们换一个游戏规则怎么样,我来调一杯酒。如果你对这杯酒满意,就算是我赢了。你不满意,就是我输了。你说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