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孤狼战野狼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

     月亮已经高高的挂在空中了,树林里面稍微有了一点亮光。

     “奇怪。怎么找了这么久,一点动静都没有。”疤记男费解的看着周围。

     “啊啊啊啊。”

     正说着,远处传来了一声惊呼声。

     疤记男立刻飞奔了出去。

     “呜呜呜。”

     差不多跑出去了一百多米左右,他看到了地上一个人正捂着脖子,发出呜呜的声音。

     “你是057.你这是怎么回事,你的搭档呢。”疤记男皱着眉头蹲下身子质问道。

     “我……”男人的眼神中透入出一丝恐惧,他伸出了手想要指着什么,但是他已经没有说出来了力气。

     “该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疤记男咬着牙狠狠的挥动了一下拳头。

     此时云散开了,月亮的光线越来越明显了。

     杀杀杀

     疤记男不觉的感到自己身上有一种寒冷的感觉,他立刻站起身,举起枪朝着四周望了一下。

     但是别说人影了,连一个鬼影都没有。

     “有的时候玩枪可不好哦。”

     脖子上面一阵的疼痛,他立刻捂住了自己的脖子,他半跪在了地上。

     月光之下,一个身影挂在了树上,身体上面有很多用于伪装的树枝,在黑夜里面要不是仔细观察的话,根本发现不了。

     “第十六个。”何浩南用手中的匕首隔断了绑在自己脚上面的藤条,跳到了地上。

     疤记男现在知道刚才自己的同伴是想要向自己表达什么了,他伸出手是想要告诉自己,敌人在树上面。

     但是他还没有把话说完就死了。

     “本来以为会是挺厉害的对手,看来只是最普通的雇佣兵而已。有的时候这种战斗,刀可比枪好用多了。”何浩南摇了摇头,手中的弹簧刀上面的鲜血已经滴落在地上。

     “你……你到……底是谁。”疤记男瞪大着眼睛,随着他说话的同时,他脖子上面的伤口还在不断的冒血。

     “你问我啊。”何浩南一边卸下自己身上的伪装,一边轻笑着说道:“要是以前的话,或许别人会叫我孤狼吧。”

     “孤……孤狼……”疤记男挣大眼睛的一瞬间没有了动静,捂着自己脖子的手也无声的放下了。

     “有必要嘛,虽然我知道我的名字和我的样子一样帅气,但是你也没有必要就这样激动的死过去吧。”何浩南摇摇头,揉了揉自己的肩膀。

     刚才自己在短时间里面一个一个找到了那些雇佣兵,幸好这些雇佣兵不是什么高手,而且现在还是深夜,正是杀手最擅长的地方。

     曾经在杀手里面流传着这么一句话。

     孤山荒林,宁碰恶鬼,不见孤狼!

     每一个职业杀手他们的能力几乎都是十分的全面,但是也是各自有着各自的长处。

     而何浩南一个十分有名的长处,就是他特别擅长运用地形。

     所以在这种孤山荒林里面,是他最喜欢‘狩猎’地方。

     “那个女人应该等着急了,也该去找她了。”

     ……

     呼呼呼

     寒冷的晚风吹动着树林发出了各种奇怪的声音。

     他不会有事吧。

     他还会不会回来啊。

     要是万一自己被哪些坏人找到怎么办。

     此刻吴梦欣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在不断的颤抖。

     一股寒意从她脚上传到了她的身上,甚至开始让她有点发抖。

     用舌头舔了舔有点干裂的嘴唇。

     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感觉特别渴,之前在河里面喝了那么多的水,为什么会感觉口渴啊。

     呼呼

     鼻息也是越来越沉重了,视网膜开始慢慢的模糊。

     “呜呜呜。”

     就在这时候,一对绿色的眼眸和吴梦欣对视在了一起。

     呼呼

     粗重带着血腥味的鼻息拍打着她的脸上。

     咕噜!

     几乎就是在一瞬间,吴梦欣用上了自己身上的全部力气,一拳狠狠的砸在了面前的生物上,并且直接推开了自己身上的树枝,跑了出去。

     “嚎呜。”

     那个带着绿色眼膜的生物,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朝着逃跑的吴梦欣追过去了。

     吴梦欣感觉自己的右腿上面传来了疼痛感,那是一种揪心的疼痛,这导致她一瘸一拐的根本无法快速的跑动。

     碰

     而就在这个是时候,脚上面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身子朝着前面倒去了。

     撕撕

     这是衣服撕裂的声音。

     吴梦欣倒在地上,她可以感受到刚才自己背上传来的剧烈疼痛感。

     而此时那个野兽正在不远处盯着她,在它的利爪上面可以透过月光隐隐约约的看到带血的布屑。

     看来刚才她那一跤摔得还刚刚好,不然就不是背上的那点伤了。

     不过,这样子也不过是增加了她存活的时间而已。

     只要那个野兽再扑过来,那么她现在这幅不能移动的样子,也就只能葬身兽口了。

     或许,今天自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在她的脑海里面出现了那个男人坏坏的笑容。

     你不是答应我,要回来的嘛。

     你失约了……

     嚎呜

     吴梦欣闭上了眼睛。

     但是许久之后,身上的并没有传来的疼痛感。

     她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只见此时在她的身前站在一个身影。

     滴答

     那是鲜血滴落在地上的声音。

     滴答

     “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你的手。”吴梦欣注意到了在何浩南的手上面有一个深深的抓痕。

     “没事。没有想到在深山老林里面还可以碰到野狼。”何浩南喘着气看着前面虎视眈眈的野狼。

     他的左手已经垂了下去。

     刚才自己回来的时候,听到吴梦欣的喊叫声,他立马就感觉到不妙,加快脚步飞奔过来。

     等到他赶到这里的时候,他正好看吴梦欣趴在地上闭上了眼睛,而一只野狼正在朝着她飞扑过去。

     当下,他顾不上多想,身子直接跃了过去。

     手中的弹簧刀朝着狼脖子的位置划去。

     不得不说狼是一个天生灵敏的生物,它感受到了危险,它在半空中的时候扭动了自己的身躯,躲开了划过来的利刃,而它的前爪则是狠狠的在何浩南的左手上面留下了伤痕。

     呼呼

     何浩南看着眼前的野狼,他不得不感叹一声,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有会有机会在这里和狼碰上。

     这算不算是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等一下的场面很可能会非常的血腥,所以你最好是找一个地方躲起来不要动,然后闭上眼睛。”何浩南继续盯着狼说道。

     “我……我的腿好像扭到了,动不了。”吴梦欣轻声的说道。

     “那你就捂住自己的眼睛吧。”何浩南用自己的牙齿咬住了弹簧刀,然后把手伸到了自己裤袋的旁边。

     嚎呜。

     一瞬间,野狼的身形在黑夜里面快速的闪动着。

     而何浩南的手中则是出现了一把枪。

     砰砰砰砰

     枪身在黑夜里响起。

     后面的吴梦欣用手捂着耳朵,但是她的眼睛还是悄悄的盯着前面的情况,不过她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昏沉沉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陷入了昏迷,不过她十分的安心,因为她知道他回来了!

     该死。这个狼跑的还真快!

     野狼的身形消失在了黑夜的丛林里面。

     但是何浩南还是警惕的站在那里,他把手中还剩下两枚子弹弹夹给换了下来,从身上取出一个新的弹夹。

     虽然现在野狼消失了,但是浩南的直觉告诉他,那个家伙还在周围等待着。

     就好像之前他狩猎那些雇佣兵一样,它在黑暗中找机会狩猎他们。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何浩南左手越来越沉了,因为没有包扎的关系,鲜血还是不断的流着。

     而血腥味则是不断的在空气中弥漫着。

     咔滋

     这是树枝被踩断的声音。

     何浩南没有任何的犹豫,他转过身朝着右侧的方向直接开枪了。

     砰砰砰砰砰

     可能是因为血腥味或者是这只狼太饿的关系,它的狠劲上来了。

     身上连续被两发子弹打中了,它还是在朝着何浩南的位置狂奔。

     卡

     手枪里面的子弹打光了,何浩南直接就把枪扔在了地上,同时快速的从腰间又拔出了一把枪。

     砰砰砰砰

     连续的枪响在森林间传递着。

     但是因为距离越来越近的关系,竟然只有一个子弹擦过了狼的脸部。

     而此时他距离狼只有三米的距离了。

     再拔出新枪射击,那是已经不可能的了。

     野狼这个时候前爪也已经跃起,似乎想要立刻撕裂眼前的猎物。

     何浩南眼神一闪,他的身子直接往后面一倒。

     森林里面又恢复安静了。

     野狼的身子趴在了何浩南的身上抽动了几下,半天没有动静。

     咳咳咳

     “该死,这个狼真重,真该减肥了。”何浩南的身子挣扎着从狼的身下钻了出来,在他的嘴上带着鲜血。

     而可以看到那把弹簧刀滑进狼的腹部。

     刚才何浩南反应很快,就在狼扑倒他的时候,他自己就先往后面倒了,这样就可以避免直接和狼对冲啊。

     而且同时他用自己嘴巴咬着的弹簧刀利用狼的冲力,划破了它的腹部。

     狼的腹部是最脆弱的,也是离内脏最近的。

     “终于解决了这个家伙了,还要要想办法离开这个地方了。”何浩南拖着自己疲倦的身躯走到了昏迷过去的吴梦欣旁边。

     伸出手试探了一下吴梦欣的鼻息。

     有点微弱。

     然后他的手放在了吴梦欣的额头上面,有一种滚烫的感觉。

     发烧了?

     应该是因为失血过多导致体温降低,再加上长期浸泡在水中,上岸之后身上湿润的衣服也没有换。这些原因导致的吧。

     虽然发烧不是什么大病,但是要是拖延久了,说不定就真的会有生命危险。

     何浩南用自己的右手夹起了吴梦欣的身体,开始一步一步的朝着前面走去。

     身体好重,好重。

     呼呼……

     在黑夜里面几乎看不清任何的路,只能靠着天空中的星星和月光来辨认方向。

     刷

     就在差不多行走了四五百米之后,何浩南的眼睛突然瞪大了,他脚下面踩得的泥土竟然下陷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