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街头偶遇
    “浩南,你今年几岁啊。”一个长的十分强壮的男人走在何浩南的前面,他的脸上带着一种很让人安心的表情,何浩南也从短短的接触中感觉到这个男人是一个挺老实憨厚的人。

     “我三十了。”

     “三十啊,真看不出来。我今年二十八。”柱子有点意外的看着何浩南。

     说起来虽然何浩南年龄已经有三十了,但是因为他的长相和身材在加上一个小年轻的短发,完全看不出像是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反而像是一个二十五左右。

     “这可能是我天生长的显小吧。”何浩南笑着说道。

     此时,他们走到了后厨的位置。

     “浩南啊,这里就是我们餐厅的后厨。就是刚才那个老铁管的地方,要是你以后饿了就过来,他会给你弄点吃的,你放心我们云姐不管这些的。”柱子憨笑着说道。

     “嗯,我知道了。”何浩南点点头跟在柱子的后面听着他说着餐厅里面的情况,不过一直没有带他上二楼。

     “柱子,我看都没有人到楼上去,楼上不属于我们餐厅嘛?”何浩南说出了自己心里面的疑问。

     柱子看着楼上说道:“其实说起来我们这里是餐厅,但是餐厅就只有一楼,二楼以上都是类似会所一样的,有另外的通道从我们的侧面出入,一般都是由另外的几个人打理,和我们这边不算是同一个部门。”

     “会所?”何浩南轻轻的念了一下,他也没有在意那么多,毕竟自己来这里只是工作的,至于其他的他也没有必要多管。

     “对了,你介绍了那么多,你还没有说我主要负责的是什么啊。”何浩南疑惑的说道。

     柱子摸了摸脑袋,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我们店里面没有什么大堂经理这个职位的,你主要负责的其实就是要是有客人闹事,或者有什么纠纷之类的,你去管一下就好了,其他的时候随便帮帮忙就好了。”

     何浩南明显楞了一下,这不就是保安的工作嘛。

     “浩南,你不要介意啊。其实这工作多好了,也不用你做什么事情。”柱子也看出了何浩南脸上的表情。

     “没事,反正只要是工作就可以了,做什么不都一样啊。”何浩南笑着摇摇头,就算是保安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他也只是想要恢复平常的生活而已。

     “那你先自己在这里看看,我要去工作了。我是负责采购的,有空我开车带你出去兜兜风。”柱子摆摆手,便走开了。

     闲下来的何浩南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便看看其他人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帮帮这边搬搬东西,帮那边端端菜。

     因为何浩南亲和的关系,其他的人也很愿意和这个新人接触,当然很大的原因也可能是好奇吧,毕竟昨天的场景他们可都是还记得的。

     时间很快就到了中午了,之后他便和店里面已经熟悉的人,在后厨那边吃了午饭,可能是因为何浩南是新来的缘故,所以老铁还特意给他准备了一点好菜。

     这半天的时间里面,何浩南感觉这个地方还是不错的。

     “阿南。”穿着一身白黑色连衣裙的乔晓云提着一个好看的包包出现在了一楼的餐厅里面。

     何浩南连忙放下了手中已经吃完的碗,擦了擦自己的嘴,便走了过去。

     “老……云姐,你有什么事嘛。”

     “你吃好了没有。”

     “吃好了。”

     “那你就跟我走吧。”

     “走?去哪?”

     “不是说了给你去买衣服吗。”

     何浩南这时才记起来上午来的时候乔晓云说过要给自己买工作穿的衣服的。

     “云姐,其实真的不用您陪我去的,我自己去买就好了。”

     “少废话了,赶紧过来。我自己还要买东西的,只是让你帮我拿拿而已,你的衣服只是顺带罢了,好歹你现在也是我的员工了。”乔晓云说着已经走了出去。

     无奈的何浩南只能跟了出去。

     “上车。”刚走出来的何浩南便看到了乔晓云坐进了一辆红色的奔驰里面。

     何浩南只能跟上去坐在了副驾驶位上面。

     “那个,云姐。我们要去什么地方买东西啊。”何浩南系好安全带以后疑惑的问道。

     “就是去商业街吧,那里的东西比较多。”云姐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

     “嗯。”

     之后,他们便来到了商业街。

     何浩南跟着乔晓云走了下来。

     “我们先去前面那家专卖店看看,我以前经常去那里买东西。”刚下车的乔晓云便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好的。”何浩南跟在了乔晓云的后面,反正他现在就是作为一个跟班的角色。

     但是,何浩南没有想到一个女人购物的时候是那么的疯狂。

     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他的身上就已经多出了好几个袋子。

     几乎都已经把他身上给挂满了。

     这简直就是比他接一个杀人的任务还要痛苦啊。

     “呼呼,那个……云姐。你还要买什么啊。”何浩南苦逼着脸看着前面还意犹未尽的乔晓云。

     看上去她是完全已经沉浸在购物里面了,完全忘记了要给他买工作服了。

     “哦,哎呀,我差点忘了。我还要去买一双鞋子,你稍微在这里等一下啊。”乔晓云不等何浩南回答就已经消失在人群里面了。

     呼

     他丫的,以后打死也不跟一个购物狂出来了。

     何浩南抱着一堆的东西,随意的找了一个人少的地方坐了下来。

     “紧嘛。”

     “嗯,有点紧。”

     “可以稍微在进去一点。”

     “小心一点,应该可以。”

     “嗯,现在舒服多了。”

     “你舒服就好。”

     …………

     这个声音是从旁边传来了的。

     何浩南此时的表情有点愣神,天啊。这里可是大庭广众啊,竟然有人在这种地方就做出这么事情来。

     不行,为了社会的道德,自己一定去阻止他们。

     何浩南转过身看向刚才声音传来的地方。

     呃

     下一刻,他停住了自己准备迈出的脚步。

     只见在他的旁边是一家鞋店,而一个女人正在那里是试穿着鞋子,旁边一个好像是店员一样的女人在那里拿着不同的鞋子介绍着。

     而此时那个穿着鞋子的女人转过头正好和何浩南四目相对。

     不好!

     下一刻何浩南便暗叫不妙,因为这个女人不是别人就是昨晚那个审讯他的女警花。

     何浩南立马转过头,虽然那个女警花很漂亮,但是他可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啊。

     希望她没有注意到自己吧。

     “别动。”

     何浩南身子一直,他有点僵硬的转过头,只见那个女人此时已经站在他的后面,双眼直视着他,就好像找到了自己的猎物一样。

     “啊,好巧啊。警官同志,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上你啊。”何浩南挤出一丝微笑说道。

     “你在这里干什么。”叶舒婷皱着眉头走了过来。

     “我……逛街啊。不会连我出门逛街都犯法吧。”何浩南很不爽这个女人讯问的语气,他笑着说道。

     “逛街。一个大男人逛街,买丝袜,买裙子,还是吊带的。”身为警察的叶舒婷观察一向是十分的仔细,她走到何浩南的旁边指着何浩南手中拿着一盒盒的东西说道;“我看你是变态吧。”

     之前的时候他还真没有注意云姐买的是什么,这个时候一看手里的东西,瞬间心里面数千匹草泥马在那里狂奔啊。

     但是,看着对面正带着鄙视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女人。

     此时他可是不能落下气势啊。

     “同志,你这属于侮辱人啊。”何浩南把手中的盒子放在了地上,邪笑着看着对方:“请问一下,有法律规定男人不准买裙子,不准买丝袜嘛。别说我买这些了,就算我想要穿你也管不着吧。”

     “你……你这个变态。”叶舒婷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说这些,她立马厌恶的看着这个男人。

     “你又骂人,这就是你身为一个警察该有的素质嘛。”何浩南手臂交叉放在胸前,轻笑着说道;“对了。我看你脾气那么的暴躁,是不是没有穿过这些啊。看在你长的有点姿色,我可以大发慈悲的教教你怎么穿哦。”

     “你……你。”叶舒婷一下子说不出口了,何浩南说的没有错,虽然她长的很漂亮,当时因为她的脾气很像是男人,她几乎没有多少的男性朋友,所以她的穿着一直都是按照自己舒不舒服来看,平时的都是运动裤之类的打扮。

     看着叶舒婷咬牙切齿的样子,何浩南心里面那是十分的舒服啊。

     哼,昨晚你想要用电棍捅我呢。信不信我拿我的棍棍捅你。

     这个只是何浩南的暗想,他当然是不会说出来的。

     “抓小偷啊,抓小偷啊。”就在这个时候,在他们的身边传来了一个惊呼声,远处一个慌慌张张的人影跑了出来,后面还跟着几个人。

     何浩南虽然此时是背对着的那个方向,但是他可以清楚的从传来的脚步声中,感受出那个跑过来的家伙与他的距离。

     而他面前的叶舒婷则是已经跃了出去。

     “别动,我是警察。”叶舒婷正准备从怀里面掏出自己的警官证,但是下一刻她想起来了,自己还是在休息时间,身上可是没有任何的证件啊。

     而此时那个男子已经冲了过来,他挥舞着手中的皮包狠狠的砸在了叶舒婷的脸上。

     叶舒婷先是伸出用手抵挡住了皮包,但是她下一刻一个扫堂腿,直接踢在了那个男子的腿上面。

     咔滋

     何浩南可以清楚的听到一个骨裂的声音,他倒在地上的男人,正抱着自己的小腿哀嚎着。

     啧啧,这个女人下手真的是不知道轻重啊。

     “给我老实一点。”叶舒婷一只手拉住了男人的手臂,一只脚踩在了男人的脖子上面,直接控制住了这个男人。

     此时四周围着的人都是纷纷的围了过来,远处一个老妇人正在慢慢的走过来,喘着粗气。

     应该就是她被偷了钱包。

     “老婆婆,是您的包丢了嘛。”叶舒婷笑着指着地上的包。

     咦

     下一刻,叶舒婷感觉到了自己的背后传来了一股凉意。

     (未完待续)